服务热线:0533-2851808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山东前方律师事务所

 

电话:0533-2851808 2851832
邮箱:sdqianfang@126.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新村西路133-2号鲁信商务楼五楼
         (张店区人民法院南门对过)
网址:www.sdqianfang.cn

手机二维码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18 山东前方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淄博分公司 编号:鲁ICP备18032634号-1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新村西路133-2号鲁信商务楼五楼(张店区人民法院南门对过)

全国服务热线:

0533-2851808

资讯详情

两高发布刑事赔偿司法解释:明确“该谁来赔”问题

分类:
法律法规
作者:
2018/07/18 17:14
【摘要】:
中新网北京1月7日电(记者马学玲吕春荣)公安机关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检察机关又采取逮捕措施的,或者对公民采取拘留和逮捕措施后,审判机关曾作出有罪判决的,在公民最终确定无罪的情形下,到底由谁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呢?针对刑事赔偿实践中这一难题,两高7日出台的一则司法解释予以明确:将采取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方式,即以有罪方式作出过最后处理的国家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到底该谁来赔?采取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方式

中新网北京1月7日电(记者 马学玲 吕春荣)公安机关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检察机关又采取逮捕措施的,或者对公民采取拘留和逮捕措施后,审判机关曾作出有罪判决的,在公民最终确定无罪的情形下,到底由谁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呢?

针对刑事赔偿实践中这一难题,两高7日出台的一则司法解释予以明确:将采取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方式,即以有罪方式作出过最后处理的国家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到底该谁来赔?采取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方式

近年来,“浙江张氏叔侄案”、“萧山五青年案”、“王本余案”、“福清纪委爆炸案”、“呼格吉勒图案”等刑事赔偿案件,受到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为此,1月7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北京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回答记者提问。该司法解释已于2016年1月1日起实施。

“这则司法解释明确了赔偿义务机关”,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合华在发布会上表示,为了方便赔偿请求人申请刑事赔偿,规范刑事赔偿处理程序,两高出台的这则司法解释采取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方式,明确了以有罪方式作出过最后处理的国家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司法解释第十条规定:看守所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看守所的主管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第十一条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又采取逮捕措施,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第十二条规定:一审判决有罪,二审发回重审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规定的重审无罪赔偿,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一)原审人民法院改判无罪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二)重审期间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的;(三)人民检察院在重审期间撤回起诉超过三十日或者人民法院决定按撤诉处理超过三十日未作出不起诉决定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

“如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又采取逮捕措施,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又如对公民采取拘留和逮捕措施后,法院一审判决有罪,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刘合华举例称。

以案说法: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实现较好法律和社会效果

在当日的发布会上,两高还发布了8起典型案例,其中“程锡华申请大观区人民法院再审无罪国家赔偿案”就是涉及赔偿义务机关的案例。

2006年4月27日,安徽省安庆机床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程锡华因涉嫌贪污罪被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5月11日被决定逮捕,同月30日被取保侯审。2007年7月31日,大观区人民法院认定程锡华犯职务侵占罪,判决免予刑事处罚。程锡华未提出上诉,判决生效。2011年7月6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程锡华无罪。

程锡华以无罪被羁押34天为由,向大观区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大观区人民法院逾期未作决定。

之后,程锡华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2014年7月23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以大观区人民法院判决免予刑事处罚,未实际侵犯人身自由权为由,决定驳回程锡华的国家赔偿申请。

再之后,程锡华向安庆市人民检察院提出赔偿监督申请。安庆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该国家赔偿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遂提请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依法监督。2015年6月19 日,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重新审查意见。

最终,2015年9月6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赔偿决定:撤销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的国家赔偿决定;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支付程锡华人身自由赔偿金7470.48元;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在侵权影响范围内,为程锡华恢复名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元。

“本案是关于赔偿义务机关后置设定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陈现杰分析,本案中,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决定时,仅评价免予刑事处罚未实际侵犯程锡华人身自由权,未对前期的拘留、逮捕羁押行为进行评价,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确定的后置吸收赔偿原则。

陈现杰进一步指出,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出监督意见,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依法纠正原违法不当的赔偿决定,维护了赔偿请求人程锡华的合法权益,实现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完)

关键词:

资讯分类

>
新闻详细